最新资讯
居民反映供暖问题 热电所长翘腿
庙会摆千余物品供人套圈 10元
遇到要留住,千万别花了!
快递员暴力分拣:如何理解“摔坏
饭饭来撩:为赵先森发声!致敬有
奉贤公司注册
闸北公司注册
崇明公司注册
宝山公司注册
嘉定公司注册
金山公司注册
奉贤注册公司
崇明注册公司
宝山注册公司
嘉定注册公司
金山注册公司
上海注册公司
上海商标注册局
上海市注册公司流程
上海新公司注册流程
在上海注册公司流程
上海分公司注册流程
上海商标代理
上海财务代理
上海代理记账
上海代理注册营业执照
上海工商注册代理公司
上海公司注册代理记账
上海注册公司代理机构
上海商标注册代理公司
上海代理注册加急
上海代办公司正规吗
上海代理注册公司哪家
上海大的代理公司
天津注册公司优惠政策
上海代理注册公司微信
宝山代办注册公司
2017上海注册公司流程
上海代理注册公司留学
中智上海代理注册公司
上海代理注销公司
上海进口代理公司
上海代理记账公司
上海公司变更代理
上海浦东代理注册
上海自贸区注册代理
上海市商标注册代理
上海市工商注册代理
上海代理外资注册
上海企业注册代理
上海工商注册代理
上海商标注册代理
上海代理注册
上海市注册代理公司
崇明区注册公司
南汇区注册公司
奉贤区注册公司
金山区注册公司
松江区注册公司
青浦区注册公司
嘉定区注册公司
宝山区注册公司
杨浦区注册公司
虹口区注册公司
闸北区注册公司
黄浦区注册公司
卢湾区注册公司
静安区注册公司
普陀区注册公司
长宁区注册公司
徐汇区注册公司
闵行区注册公司
浦东区注册公司
崇明区公司注册
南汇区公司注册
奉贤区公司注册
金山区公司注册
松江区公司注册
青浦区公司注册
嘉定区公司注册
宝山区公司注册
杨浦区公司注册
虹口区公司注册
闸北区公司注册
黄浦区公司注册
卢湾区公司注册
静安区公司注册
普陀区公司注册
长宁区公司注册
徐汇区公司注册
闵行区公司注册
上海商标注册局地址
上海商标注册流程及费用
上海注册公司要哪些条件
上海注册公司在哪个区好
大上海注册公司
上海注册商标哪家好
上海注册商标查询
上海注册商标多少钱
搜索

快递员暴力分拣:如何理解“摔坏我们赔”这句潜台词?

2017-11-27 14:13:41      点击:
西安一高校内,学生见快递员分拣包裹十分粗暴,感到很气愤。而面对制止,快递员的回应是:“摔坏了我们赔,哪家公司不是这样,为什么偏偏找我们。”实际上,关于“快递员暴力分拣”的事情,早已不是什么“新闻”。要不然快递员也不会用这样的话语来搪塞学生,不得不承认“暴力分拣”是一种存在的事实。 当然,把一件事情奉为“暴力”的标签,已经不只是在“分拣快递”的问题上。我们所处的生活里,貌似各行各业都存在“暴行”。人们一边渴求彼此的尊重,一边又总是为讨好自己而偏离底线。于是,满世界都在“暴”,“不暴”就好像是一种吃亏。 在这种“潜台词”的引领下,人与人之间越来越没有耐心,有的只是苛责与Diss,借口和理由。不管是问题的发现者还是问题的回避者,都没有站在规则的范围里进行。于此,在结果上也就很难走向大同。往往形成的局面是“你找我麻烦,我给你难堪”。 站在“物品拥有者”的角度上而言,最基本的要求就是“物品不被损坏”。可作为,快递员而言,效率和速度往往又是生存的基本条件。这种时候,不免各说各有理。实际上,却只是自己有理而已。 我们很容易能想明白,服务质量的提高会影响服务者的工作效率,如若这部分“效率损失”有人去买单,想必也就不会出现尴尬的“暴力分拣”场面。另外,作为“物品拥有者”,如果自己的物品没有被损坏,却也希望快递员能“温柔的”对待自己的物品,这种附加值的服务,到底算不算增值服务,这也是一个值得考量的问题。 因为,就目前的快递员收入而言,基本上就是“投递收入”。虽然行业内部也有相关的细则,要求快递员有耐心,有责任心,有公德心,但这些依旧停留在职业道德层面,而非工作制度层面。这也导致,如果寄件方投递的物件是“易碎物品”,只能在包裹表面标注“易碎说明”,希望快递员能有所照顾。 但从具体的实施过程来看,该碎的还是碎,该坏的还是坏。所以,寄件方也就不得不努力提升包裹内部的提防措施。就现在而言,损坏的情况相对比较少一些。就算损坏,最终也是寄件方和快递承运方负责,收件方只负责检查质量问题。 从这个层面上来讲,过分强调“暴力分拣”。实际上,体现的是人们对于服务态度的一种要求,而非服务本身造成什么损失(绝大多数情况)。不得不说,人们越来越注重尊严的获取和服务的质量。 不过,在这种获取或者完善的过程中,应该基于行业层面去要求和改变。而非在天下乌鸦一般黑情况下,对个体进行打击。这种方式非但不会改变什么,反而会让被打击的个体更加情绪扭曲,更加肆无忌惮,更加没有敬业精神。 我一直觉得,想让一个行业变得健康起来,是应该让参与者们都发声,而不是“一边倒”的局面。哪怕快递员的“暴力分拣”有悖人们的认知,也应该让他们说出自己的不满。毕竟剔除职业和站位,每一个人都是最独立的个体,而这种个体尊严的显现,才能更好的反哺所谓的行业。 所以,在给快递员分拣“贴标签”的时候,有时候也应该反过来思考“自己在所处的行业里有没有类似的暴行”。只有这样互换角色的思考,最大限度的“容忍”(这个指给别人说话的权利),才能推进行业实质上的完善和进步。要不然单靠生硬的猛怼,终究迎来的是小范围的触动,而对于大环境并没有实质上的益处。